Skip to main content

黑客和隐私(五)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泄露更可怕

很久没写这方面的文章了,毕竟网络注册已经实名制了(手机实名制,网络账号强制关联手机号),涉及到隐私泄露的事件必然越来越多。毕竟,三大运营商的员工理论上都可以很方便地知道机主姓名。

联通员工23万人(2015年公开数据),不含外包业务人员。
移动员工近50万人(公开数据),不含外包业务人员。
电信员工67万人(2011年公开数据),不含外包业务人员。

也就是说,140万人可能很方便地获取用户隐私。当然了,我相信三大运营商绝不会承认这一点,一定会表述自己有严格的制度和隐私保护。

事实上,在几年前就流行一种方法,获取用户姓名给手机号充值最少金额即可。就这么简单。而且这种方法网络上都是公开的。

最近我经常接到这类骚扰电话,直呼你的名字(不含姓),然后装熟人推销理财股票保险什么的。他们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呢?为何不喊全称?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