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黑客和隐私(一)前言

我一直以来并不认为自己是黑客,因为我几乎从不攻击任何网站,而且我的水平也并不值得称道。

有一些人认为我是黑客是因为我曾经是《电脑报》第一期黑客营大赛冠军,也在上面有过一些文章。比如这篇文章提到过我:http://www.icpcw.com/Smartphone/Android/Android/2733/273306_all.htm

尽管我不是黑客,但是我一直对保护个人隐私非常看重。随着时代进步,科技发展,黑客,我宁愿说成是网络坏人们,他们的行为早就从炫耀和破坏,进化到偷盗和窃取。

毕竟单纯的破坏实在是自讨苦吃、得不偿失的行为,比如制作CIH的陈盈豪,或者熊猫烧香的李俊。除了获得名声,剩下的就是牢狱之灾。

如今的网络地下世界,早已变成盗窃犯的乐园,相比木马盗窃网银等金融犯罪,盗窃隐私的低违法成本和高收益,简直是一本万利。

所以,这些年,隐私曝光的事件不少。冠希哥黯然退出演艺圈,很多人因为女友跟别人开房而分手(酒店开房记录泄露),也有车主信息泄露,更有因为人肉搜索而自杀的案例。

当然,黑色地带的隐私窃取只是隐私泄露的一部分。

斯诺登泄密的棱镜门,更是揭示了全球政府对网络的监控。“查水表、送快递”也是国内常见的隐私监控的反讽。国家机器的强大和金盾工程的进步,正在让一切无所遁形。预防犯罪是高尚目标,但可能存在的监管漏洞和廉政风险(网监处于兵案)也值得我们警惕。

如今的云存储、云计算、大数据,更是对隐私保护提出了更严峻地要求。IT相关企业对隐私保护的技术能力和风险管控,已显现隐患,联想因预装广告软件Superfish在美遭起诉好莱坞明星苹果手机艳照泄露

而恰恰是在几天前,出了手机不办实名将被半停机的新闻,网络实名制也一直传的沸沸扬扬。

一方面是企业对隐私保护能力存在缺陷和风险,一方面是官方要求强制实名制,另一方面是国内最大问题是的监管和廉政风险,而且中国没有隐私保护法。

隐私泄露风险几乎无处不在,但我们常在网上遇到这样的言论:“我没有隐私,不怕泄露”,这些人却又常常对骚扰电话、诈骗电话不堪其扰。

 

以上,便是我决定写这篇系列专题的原因!


相关阅读:黑客和隐私(二)社工库里马化腾的密码

4 thoughts to “黑客和隐私(一)前言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